BU局第九局:消费跃级,价值赋能

浏览量:1752   / 时间:2018-11-07
BU局第九局:升级和降级同时发生,消费行业的机会在哪里?

01
《消费跃级,价值赋能》,10月27日,BU局第九局在BUclub如约而至。本期BU局局座是BU集团创始股东、大湖集团董事长罗订坤,受邀演讲、对话嘉宾包括BU成员、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徐沫、黑蚁集团董事长陈峰、招商证券商贸零售首席分析师许荣聪、英女王法律顾问David Russell、中阿投资管理公司合伙人张坚伟和仁弘资本CEO刘晓宁。本次活动由BU集团宋亚杰主持。

围绕着消费领域的创投事件、消费领域发展趋势和热点问题,各嘉宾做出精彩的发言。
02


罗订坤


本期局座罗订坤
BU集团创始股东、大湖股份董事长

01 | 
局座罗订坤致辞:中国经济下行,消费升级还是降级?

BU集团经过两年多的努力,到现在已经发展为数大板块,包括BU资本、BU中心、BU文化及BU club。BU局是我们BU集团一个非常传统和重头的活动,现在是第九次。前几次包括科技、文化、地产、生物医疗,这一次是消费。
04
现在中国整体经济不太乐观,就我身边的朋友、企业,日子好过的比较少,为什么,从我们国家开始宏观调控,或者说降杠杆开始,最开始是从资本市场,确切来说从二级市场开始,股票价值迅速下降,导致现在很多上市公司大股东二股东,出现财政匮乏危机,甚至已经开始蔓延到一级市场。很多初创性企业,之前拿过天使轮、A轮的企业开始在B、C轮做不下去。资本和实业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资本下行,实业势必会受到冲击。
在这个基础上,大家对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有一定的焦虑,但是我觉得,消费领域是一个抗周期性的领域,不管怎么着,肉还是得吃,酒还是要喝,水也一样喝。我记得几年前,大家所有人都在讨论消费升级,我身边很多朋友,他们跑去欧洲、日本,跑去日本买牙刷,马桶盖,菜刀,小吹风机。我当时很不理解,为什么跑那么远买这些小东西,后来发现一把日本造的普通菜刀,它可能加了一种纳米技术,切起来就是这么省力,吹风机吹过就是特别柔顺,一个电饭煲,它每一粒米都这么饱满。这证明了,随着消费升级、中国中产崛起,大家对美好、有品质的生活向往,开始去找寻一些产品,所以中国出现了很多新兴品牌,比如像陈总投资的喜茶、江小白等等具有匠心的一些产品开始出现。

现在随着中国经济的逐步下行,经济不乐观的情况下,是不是意味着消费开始降级?在中国这么一个多纬度的具有庞大人口红利下的一个国家,是升级还是降级?今天我们请到多位行业大咖一起来讨论。首先是陈峰,黑蚁集团董事长,投资项目包括眼镜品牌木九十,生鲜传奇,自嗨锅,江小白,喜茶等。


陈峰
陈峰
黑蚁集团董事长
黑蚁资本创始合伙人

02 | 陈峰:未来十年,中国一定能诞生像宝洁、百盛这样伟大公司

我出生在80后,对供销社还有一点印象。改开40年,因为政治和经济结构和别人不一样,中国走出了全球最快的发展速度。我们可以看到,从物理到社交到内容到社群到社交上的社群电商,到亚马逊,到东南亚的Lazada,这是今天整个消费的基础设施。改革开放40年,所有的经济都有周期,每一个周期都是一次机会,中国改开40年没有经历太多的周期,98年、08年对中国影响不是太大,对亚洲很大。
我认为,商业的核心本质是变化,周期是商业变化的本质,今天虽然整个行情不好,整个政策、二级市场、保险、娱乐各个行业趋势不是特别好,但我个人认为,就是到了一个周期,经济一定会处于一个状态。这个时候经济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当我们看明白了变化的核心,就能抓住下一波反弹的大机会。
最近我个人比较焦虑,我是消费品的创业者,在做消费品的投资,这10年是变化最大的10年,也是我最焦虑的10年,政策变化,人口变化,城市化进程,收入的变化,支出的变化,以及整个技术的变化,在这些大变化后面,是商业的变化,周期的变化。
中国第一代是做贸易出口,我们核心输出的是劳动力,第二代是城市化进程,基础设施,房地产,机械,以及全球化品牌进入,再后面是金融,互联网,接下来再一个全新的周期里,产业会因为政策的变化技术的变化,这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讲是一次大机会。在这个大的变化中,我们应该重新思考,整个社会的基础设施到底是怎么样的。
07

我认为中国消费品行业要面临破界和重构,消费的本质就干两件事,创造新的价值,提升价值交付的效率,比如说淘宝和天猫,是让物理消费空间发生变化,重构了整个流量的集成,重构了社会的分工方式。
中国消费发展也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制造,也就是解决吃饭问题;第二个基础设施,房地产、科技医疗、互联网、城市化进程全球化、现代化,解决钱的问题;第三个阶段像消费、人工智能、科技、资本、数据,是技术和全新的大消费时代。这是个存在危机和机会的时代,在中国这是一个千年一遇的时代,今天我们拥有完整的产业集群,全球第二消费市场,全新基础设施,互联网,移动支付,物流以及宏观政策,对外,我们现在比较有压力,对内,一定是刺激内部消费的。这是一个大政策驱动,将推动中国下一次消费的腾飞。
中国今天消费才刚刚开始,从世界的过去看,中国还有巨大机会。而且我们和全世界相比,我们拥有最大的消费品市场和全新的基础设施,我们认为消费的大赛道机会多,和任何国家的方式不一样。比如,我们投资的品牌喜茶,在投资前,我们发现了其在行业内不同于其它品牌的几个核心能力,加上新媒体营销的玩法,因此我们很早就投资了喜茶。
我对中国未来消费极度看好,未来十年,一定能诞生像宝洁、百盛、雀巢这样伟大公司。
许荣聪

许荣聪
招商证券商贸零售首席分析师

03 | 许荣聪:消费其实是分级的

16年马云提出新零售概念,形成两大阵容,阿里腾讯,他们对线下业态形成冲击,改变了线下竞争格局。流量驱动,资本驱动,零售业态未来趋势是大规模投资,同时导入流量供应链。
从几个方面理解。第一:宏观层面,这个时点为什么有这个发生。线上流量成本逐步提升,消费人群的发生变化,80、90后成主力,在这样时间点产生这个概念。这是一条非常强的赛道,可以找到很多机会。第二个是公共层面,为什么各个领域有不同。
09
消费其实是分级的,一二线跟三四线有很大分层,一线更多追求消费升级,三四五线城市整体时间会多,收入低,然后拼多多出来了。

04 | 圆桌对话:未来的消费驱动在何方?

接下来进入到圆桌对话时间,本次圆桌对话由仁弘资本CEO刘晓宁主持。
刘晓宁

刘晓宁:我们从宏观上看一些数据,整体上消费增速在下降,股市下跌,很多股民的情绪有点悲观。在这样一个大背景经济领域下,大家今天如何看待消费升级领域里面的机会?
许荣聪:消费数据,也是我们经常关注。这一轮上行期是16年往上走,17年上升,18年到高点,二季度再往下走,中间有波动,整体来讲,在往下,包括我们跟踪的一波上市公司数据,大的判断是,整体消费在低的位置运行,更多看结构性的机会,比如行业集中度,很多行业集中度还是可以往上提升,包括超市领域,百货领域,甚至在一些专业线条领域,这个提升的大趋势。做生意壁垒越来越高,以前开超市赚钱,现在则越来越难了。所以,我们看好几个机会,一个是行业集中度高的提升龙头机会,第二个是新品类的机会,比如新的业态。
罗订坤:找准市场定位制定战略,就会获得成功。
从公司角度来看。这一轮股市下跌,相对于消费版块,它还是一个抗周期性的领域,TMT行业、煤炭行业等跌得更厉害。中国有很大的人口红利,早几年白酒行业,茅台+五粮液+洋河,它们三公司市值能买下整个中国军工行业。
11
圆桌对话

中国有这么多人群,在中国,你只要找准定位人群,卖自己合适的产品,就能找到机会。事实上,中国面临消费分级,既有精致的小姐姐拿着3000块戴森吹风机去吹头发,也有乡村广大群众拿着200块不知名品牌用十几年。不管升级降级,作为消费型企业,一定要找到自身的切入点,首先你要定位好瞄准好消费人群,然后针对特点制定战略发展,这就会获得成功。
徐沫
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徐沫(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首先我们要确定消费升级中消费的定义,消费的外延很大,我们今天讨论的应该是生活消费。如果从生活消费来看,其实就是两个曲线的动态平衡,一个是边际生产曲线,一个是预计收入曲线,如果这两个曲线都向有利方向发展的话,那一定就是消费升级。其实消费升级与否看一下我们国家的居民的生活消费水平就可以,我本来拌饭可以用榨菜的但我今天可以用黑牛肝菌了,一方面是我收入提高了,一方面是科技发展了石总的公司能开发出新鲜牛肝菌,这就是一种消费升级。无论是马斯洛需求理论还是日本作家三浦展关于第四消费时代的论述,消费升级都是从基本的生理需求、安保需求向着更高的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延续的。很多消费降级其实是误解,比如理念差异,我从小吃不起肉现在能吃上肉了,这是消费升级;世峰从小吃肉长大,现在为了健康不吃肉只吃蔬菜了,这不能说是一种消费降级。再比如说贫富差距,使用拼多多购买9.9元的卫生纸,可能对一线城市的高帅富来说是省钱,但对于广大三四线县城的人们,拼多多卫生纸质量比原来在市集上购买的卫生纸好很多,这同样不能算消费降级。党的十九大报告也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也印证了消费升级的大趋势。
新零售概念我们也要搞清楚新的到底是内容还是载体,一般新XX概念都是内容,新古典主义其实是否定巴洛克和洛可可风格对古希腊古罗马风格的追思,新印象派只是不用轮廓用点彩,新教的信仰和天主教也不只是形式差别,而目前新零售概念的区别其实只是载体附加于ABCD(AI、区块链、云端、大数据),和以往零售概念的实质区别不大。随着消费升级,新零售行业机遇和挑战并存。

张坚伟
张坚伟
中阿投资管理公司合伙人
上海国际商会副会长

张坚伟:从一个消费创业者来说,消费是一个永恒主题,消费市场永远有机会。
作为消费创业者要去寻找的首先是自己的定位,一般而言是两种形式,第一种是创新,第二种是复制,创新的角度来说,你要找好自己的试验场,中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市场,大概只有印度能和它比较,今天我们在上海,现在宏观来讲,可能是有一点消费降级,在广大二三线城市,其实高端消费低端化的创业机会更多。抓住你自己定位的市场,然后去精细化更加深入地纵深化去运作,也不要像前段时间那样,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成为全国性独角兽,先深耕自己,定位市场,在这个市场形成小规模的垄断,那这样,我相信在未来一定有机会。
对话还讨论了拼多多的问题。另外,英女王御用法律顾问、房地产和信托法国际学院院士David Russell做了《CRS概述与迪拜信托法、基金法》主题演讲,对CRS相关法律问题做了分析解释。
14

- END -